登录
  • 欢迎访问Turnitin香港中文官网,在此您可方便浏览Turnitin相关资讯,并且可免帐号,不收录地进行论文自助查重哦!

Science:新冠疫情催生论文“洪流”,科研“革命”进行时…

期刊投稿 admin 606次浏览 0个评论

1月22日,美国国家灵长类动物研究中心的Dave O’connor和Tom Friedrich在Slack上拉了个群,邀请美国几十名科学家加入一个云工作组。他们看到了在武汉出现的新疫情新闻后,意识到如果研究人员要回答关于该疾病生物学的重要问题,就需要一个灵长类模型。O’connor说:“我们联系了调查人员,想要了解最详细的情况。这样做的目的是协调研究,确保结果具有可比性。”(他们当时把Slack的云工作组命名为“武汉派”,灵感来自嘻哈乐队“武当派(Wu-Tang Clan)”。)

“武汉派”只是一个例子,说明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的爆发改变了科学家对突发健康危机的沟通方式

十年前还没有预印本服务器,所以也不会像现在似的出现了针对疫情论文的“井喷”现象,新冠病毒中间宿主从蛇到穿山甲,再到龟鳖,再到与艾滋病毒“不可思议的相似”……期刊工作人员每日加班加点,以创纪录的速度对稿件进行审核、编辑和发表。

顶级期刊《新英格兰医学杂志(NEJM)》在提交后48小时内发表了一篇COVID-19的论文。到目前为止,在GISAID的平台上发布的病毒基因组已有200多个,由一批进化生物学家进行即时分析,他们在预印本和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系统进化树。

哈佛大学T.H. Chan公共卫生学院的流行病学家Marc Lipsitch说:“这与我参与过的任何一次疫情爆发都是截然不同的经历。紧密的交流促进了科学家之间不同寻常的合作水平,再加上科学的进步,使研究比以往任何一次疫情爆发都要快。

Wellcome Trust信托基金会负责人Jeremy Farrar说:“在六周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知识量。

在过去的疫情爆发中,科学交流的迟缓通常会成为一个问题。研究人员有时会搁置一些重要数据,直到一篇论文被一家权威期刊所接受,因为竞争导致了过多的担心。即使研究人员愿意提前分享他们的研究成果,但也没有一个平台可以这样做。

Lipsitch在几年前意识到,在同行评议前发布研究结果的预印本可能会改变这一点。科学家们可以迅速发布新的数据,并且仍然可以获得一些荣誉,不管这些工作最终是发表在哪里。他在2018年的一篇论文中得出结论,预印本加速了2015-2016年寨卡疫情和2014-2016年西非埃博拉疫情期间的数据传播。大部分的预印本都是在期刊发表该文章的100多天前出现的。但总的来说,只有不到5%的关于这两种流行病的期刊文章是作为预印本首次发表的。

COVID-19的爆发打破了这种模式。本周早些时候,已有超过283篇论文出现在预印本服务器上(见下图),而期刊上只有261篇。两家最大的生物医学预印本服务器bioRxiv和medRxiv目前每天大约都能收到10篇关于新冠病毒的论文。冷泉港实验室出版社负责人John Inglis说:“论文‘洪流’对我们的小团队来说真是个挑战,他们都是在晚上和周末工作。”

其中大部分工作是由工作人员和外部科学家完成,包括筛选提交的论文,以剔除伪科学和观点文章。香港大学流行病学家Keiji Fukuda说:“这些稿件的质量参差不齐。有些不是很有用,但有些非常有帮助。

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说:“实在是太忙了,常常要在深夜阅读预印本。11点、12点……你发现还有25个篇这样的文章要读。你不能忽视他们。”

这对记者和广大公众来说更是难上加难。印度一名研究人员1月31日在bioRxiv上发表的一篇预印本指出,导致COVID-19的SARS-CoV-2病毒与HIV病毒之间存在着“不可思议的”相似性,这成功助长了有关基因工程的阴谋论。这篇论文在Twitter上得到了广泛讨论,一些新闻媒体对此进行了铺天盖地的报道,尽管很多科学家立即表示这篇论文存在严重的缺陷。Inglis指出,该论文在48小时内收到了90条批评意见,并迅速被撤回。

两周后,一篇正式论文在《Emerging Microbes and infection(新兴微生物与感染)》上发表,驳斥了印度那篇论文。

然而,荷兰Erasmus医学中心的病毒学家Marion Koopmans说:“尽管如此,这些数据正在成为谣言‘信息论’的一部分,科学界需要就如何处理这些数据展开讨论。人们一直大力提倡开放科学、开放数据。好吧,科学家已经开放科学、开放数据了。那现在呢,我们该怎么办?“

BioRxiv和medRxiv已发布了醒目的通知,强调在预印本中信息的初步性质。Inglis说:“我们敦促记者在报道中注意信息的使用。”

尽管如此,Farrar表示,快速共享信息的好处远远大于坏处。此外,即使是顶级期刊发表的论文也不能保证完全是准确的。1月30日,NEJM发表了一篇文章称一名没有COVID-19症状的中国女性将病毒传染给了德国人,后来受到了严厉的批评,因为事实证明,作者并没有真正与该女性进行过交谈。后来的一次采访显示她已经有一些症状。NEJM已将这些信息作为附录补充。

NEJM主编Eric Rubin承认,严谨和速度之间存在矛盾。他指出,对COVID-19论文的审稿过程基本上与以往一样,但速度要快得多。他说:“如果我们有更多的时间,我们和作者可以做得更仔细。但是,就目前而言,医生们正在应对一场危机,快速获得高质量的信息要比无法获得帮助的完善信息要好得多。”

O’connor说:“为了加快研究速度,分享那些不起作用的信息也很重要,例如,当实验表明一种动物不会被这种新病毒感染时,这是通常不会通过传统渠道分享的信息。‘武汉派’处理这些就能得心应手。该组织的成员还讨论了是否要用传统的方式感染动物,比如把液体病毒悬液放入动物的鼻腔,或是用一种更类似于打喷嚏的新型暴露方式——喷雾剂。Friedrich说:“通过公开共享计划,我们可以减少冗余的工作。”

目前还不清楚这种科学合作是否有助于减轻COVID-19在全球范围内造成的冲击。但显然,这次疫情已使很多科学家改变了他们交流合作的方式。日内瓦新兴病毒性疾病研究中心的病毒学家Isabella Eckerle说:“感觉科研正在向一种全新的研究文化过渡。这是令人兴奋的。”

参考文献:

  1. ‘A completely new culture of doing research.’ Coronavirus outbreak changes how scientists communicate
    DOI:10.1126/science.abb4761
  2. HIV-1 did not contribute to the 2019-nCoV genome
    DOI: 10.1080/22221751.2020.1727299
  3. Preprints: An underutilized mechanism to accelerate outbreak science
    DOI: 10.1371/journal.pmed.1002549
  4. Transmission of 2019-nCoV Infection from an Asymptomatic Contact in Germany
    DOI: 10.1056/NEJMc2001468


Turnitin香港中文官网编辑整理文章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Science:新冠疫情催生论文“洪流”,科研“革命”进行时…
喜欢 (0)
[]
分享 (0)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贴图 加粗 删除线 居中 斜体 签到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