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欢迎访问Turnitin香港中文官网,在此您可方便浏览Turnitin相关资讯,并且可免帐号,不收录地进行论文自助查重哦!

2019十大撤稿事件:一次性撤下400多篇论文,这本期刊创纪录了

期刊投稿 admin 1060次浏览 0个评论

近日,RetractionWatch 发布了 2019 年十大撤稿事件。有期刊被迫一次性撤稿四百多篇,杜克大学因员工学术不端赔偿政府上亿美元……

2019 年已发生 1433 次撤稿事件。在 Retraction Watch 上线的第十个年头,我们再一次看到了一个新纪录、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数字,以及几个古怪的故事。下面让我们一起来盘点一下今年的十大撤稿事件,序号仅为标记,排名不分先后。

1. CAR-T 细胞免疫疗法研究撤稿

2018 年 9 月,研究者们在《自然》(Nature)上发表论文,宣布他们发现了使用 CAR-T 细胞免疫疗法对抗实体肿瘤的方法,轰动了肿瘤学界。但是时间不长,科学家们开始发现论文中一些图片有问题。《自然》期刊最初表示正在审查研究有效性,到今年二月决定撤回这篇论文,理由是“图片和基础数据存在问题”。在此之前,《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于 2019 年 1 月撤回了一篇关于 CAR-T 细胞免疫疗法的综述,其中还讨论了《自然》上的这篇论文,而《自然》撤稿声明表示这一决策与该事件无关。

2. 杜克大学赔偿上亿美元研究经费

《儿科研究》(Pediatric Research)在今年 9 月撤回了时任杜克大学研究者的 Erin Potts-Kant 和她的同事于 2013 年发表的一篇论文,这是她被撤稿的第 18 篇。但是杜克大学的工作人员内心可能惦记着另一个更大的数字——Potts-Kant 使用虚假数据向学校申请了数千万美元的研究经费,事件被揭发后杜克大学同意向美国政府支付 1.125 亿美元。这位揭发者获得了近 3400 万美元的奖励。

3. 期刊一次性撤稿 434 篇

一个期刊被迫一次性撤下 434 篇论文,创下了已知的一次性撤稿的记录。该期刊为《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杂志》(Journal of Fundamental and Applied Sciences),被撤下的稿件均在国际应用研究学会(Universal Society for Applied Research)2018年学术会议的学术论文合集当中。今年 5 月,科睿唯安(Clarivate Analytics)将该杂志从其旗下的 Web of Science 中除名,因此该学会决定撤下发表在《基础科学与应用科学杂志》上的论文,并将它们发表在其他学术声誉更好的期刊上。

4. 韩国官员子女挂名事件

今年 6 月美国司法机构对大学入学受贿丑闻进行了审理,8月时韩国也爆出类似丑闻。前韩国法务部长曹国被爆出帮助他的家人,尤其是他的女儿,在大学获取不正当优待。在舆论压力下,曹国已于 10 月辞职。稍后,《病理学与转化医学杂志》(Journal of Pathology and Translational Medicine)和《韩国病理学杂志》(Korean Journal of Pathology)撤回了 2009 年他的女儿作为第一作者发表的一篇论文,当时她还在读高中。据路透社报道,曹国的女儿后来就读于国立釜山大学(Pusan National University)的医药学院,她两次未通过考试,但仍然留在学校里,并且还获得了近 1 万美元的奖学金。

5. 《自然》气候研究撤稿

2018 年 10 月,一些气候学家在《自然》上发表了一篇令人担忧的论文,宣称他们发现海洋变暖的速度比之前所认为的要快。不出所料地,这个研究迅速成为了怀疑论者的攻击目标,他们认为这个分析不正确。论文作者迅速将他们研究中可能存在的问题告知了《自然》。2018 年 11 月,《自然》杂志向读者们进行了提示。然而到今年 9 月,《自然》认为这项研究中有过于显著的不确定性,因此决定撤下这篇论文。研究者们表示计划更正他们的分析,并向另一个杂志重新提交这篇论文。

6. 一天内“损失”两大期刊论文

如果说被撤稿是惨痛的经历,那么剑桥大学(University of Cambridge)的 Steve Jackson 一定对此感受颇深。在他的合作者承认自己的学术不端行为之后,Steve Jackson 在《科学》(Science)和《自然》上发表的论文在同一天被撤稿。学校的调查者表示,Jackson的合作者,原布里斯托大学的Abderrahmane Kaidi(现已辞职)至少在其中一篇论文中捏造了数据。这两篇论文在被撤稿之前都有很高的引用数。

7. 心理学家探讨辐射安全论文被撤

《磁化学》(Magnetochemistry)杂志在今年早期撤掉了一篇争议稿件,作者是来自新西兰的心理学家 Susan Pockett。她在受邀撰写的评论中宣称,蔓延的利益冲突使得政府关于射频辐射安全的报告并不可靠。Pockett 表示,为了更好地论证这点,该杂志的编辑要求她加入一些数据——也就是说购买一个普通射频测量仪,然后站在公交车站测量周围的辐射。她确实这么做了,但是这些数据没有打动读者,他们的抱怨促使杂志撤掉了这篇论文。抱怨的人表示,这篇论文“没有做出任何科学贡献,并且《磁化学》不是一个适合发表这类‘观点’的论坛”。

8、来自学术会议的坏消息

当德国雷根斯堡大学(University of Regensburg)的心理学家 Gesine Dreisbach 在今年早期的一个研究会议上碰到她的朋友时,她并未料到会听到一个坏消息。在此之前,Dreisbach 曾和这位朋友兼同事分享了一些她的研究组的数据。这次对方告诉她,2018 年发表在《心理学报》(Acta Psychologica)的一篇论文所基于的数据中,有一个脚本里的编码错误,这个重大的错误破坏了整个分析。听到这个消息后,Dreisbach 冲回她的实验室查看,发现她的朋友是正确的,这个研究有致命的缺陷。因此 Dreisbach 联系了该杂志要求撤回论文。她表示,“我们都立刻明白,清晰度和透明度是解决此类错误的唯一途径”。

9、同行评审员剽窃论文

同行评审剽窃者(peer review pirates)了解一下。一对来自印度的研究者因在同行评审的过程中窃取一篇论文而被抓捕,他们将这篇论文挂上自己的名字,发表在一本由英国皇家化学学会(Royal Society of Chemistry)创办的期刊上。这篇论文于 2017 年发表在《晶体工程通讯》(Crystal Eng Comm)上,表面上的作者是印度高哈蒂大学(Gauhati University)的 Priyadarshi Roy Chowdhury 和 Krishna G. Bhattacharyya,但是该期刊表示,论文与另外两位科学家提交给《道尔顿会刊》(Dalton Transactions)的一份原稿惊人地相似,而论文作者之一正是该原稿的评审员。《晶体工程通讯》杂志将这篇剽窃的论文撤稿。

10. 正念研究隐瞒利益冲突被撤稿

“来自于我们的赞助商的新研究了解一下。”今年 4 月,PLOS ONE 期刊撤回了 2017 年的一篇关于正念的论文,理由是该论文作者,来自于美国麻省总医院(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本森-亨利身心医学研究所(Benson-Henry Institute for Mind Body Medicine)的研究者们忽略了研究中的商业利益,并且还犯了其他的错误。这篇论文题为“Standardised mindfulness-based interventions in healthcare: An overview of systematic reviews and meta-analyses of RCTs”,最初没有列出任何的利益相关者。但是心理学家 James Coyne 指出,一些研究者受雇于本森-亨利身心医学研究所,这其中包括 Herbert Benson 本人;这篇论文用所谓的实验性的结果,掩饰了他们在推销自己研究所的产品和服务。他还指出,这篇论文的学术编辑本人就来自于哈佛大学,而哈佛大学是美国麻省总医院的合作者,这是另一个利益冲突。PLOS ONE 的一篇评论也支持了 Coyne 的观点,并且还指出了该论文中的数个综合分析上的问题,因此该期刊选择撤稿。

原文链接:
https://www.the-scientist.com/news-opinion/the-top-retractions-of-2019-66852


Turnitin香港中文官网编辑整理文章丨本网站采用BY-NC-SA协议进行授权 , 转载请注明2019十大撤稿事件:一次性撤下400多篇论文,这本期刊创纪录了
喜欢 (0)
[]
分享 (0)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